里莱珠冷网  >  文化  >  正文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时间:2019-09-11 09:12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385次

标签:a

“怎么可能呢?”我妈不相信。我的样子,让她不得不信,又问:“会不会答题卡涂串了?”

出校门没走出几十米,手上已被塞了好几张健身房的宣传册。这些销售如出一辙,都是拽着人说不停,死乞白赖地求加微信,嘴上各种优惠活动也是纷至沓来,各说各家的好——“年度最低价只要699,双人报名还可以减100”,“交100顶1000”……

4月中旬,我跟自己赌气,跑到一个蛋糕店去应聘店员,月薪2300元,不给交任何保险。我每天和同事一起跳早操,假装很快乐,可心里天天祈祷:认识我的老师和同学不要来买蛋糕。

“大家都挺舍不得你走,可是健身房搞到现在,不走也不行。”我有些惋惜地说,“对咯,你们教练都走了,那些会员的课咋办?”

“他们公示里写着放7天!”阿华气到加重了语气,夹杂着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

蜜月旅行归来不久,李建又动员我报名参加国考,我开玩笑:“怎么,你这是没信心帮我融资做大生意了?”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忍俊不禁。公考相识,3年的爱情长跑也该跑进一个家了。我也一本正经作答:“行,那我先嫁了吧。融资的事儿以后再说!”

我鼓励她:“你第一次参考就有这么高的成绩,很了不起了。下次肯定成功!”

2018年7月,阿d说一家连锁的健身房出年卡,价格实惠,我们果断入手。之后我便很少去“力量plus”了,只是偶尔过去与没“转会”的朋友们约练一下。

一时间,那种被遗弃的悲哀使我几乎要掉下泪来。我把毯子放在海绵垫上,穿好鞋,把海绵垫从练功场门口拖走。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往嘉佑教练身边去过,他也似乎像是从来不曾教过我这个学生似的,很快就疏远了。

从6月底开始,健身房的人少了一些,我心想,些许是临近学校期末的缘故。

遗憾的是,为了与巴黎1889年落成的埃菲尔铁塔一较高下的芝加哥费里斯摩天轮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7月4日会有一场烟花表演。大家都十分期待,认为这是芝加哥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一场烟花表演。

我哀声长叹:“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再也不考公务员了!”

励志的话好出口,心里的弯却一时拐不过来。我心灰意懒,蛋糕店也管得不用心。因为屡屡请假应考,老板强忍着一直迁就我,见我们店里营业额下降,就开始在巡查时摆臭脸。同事们也嘲笑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气之下,我辞职了。

他有些心烦意乱地问安娜是否介意去隔壁房间一趟,去步入式保险库帮他取一份遗落在那里的文件。

米妮被霍姆斯称为“完美的猎物”。几年前,霍姆斯在波士顿某次停留期间遇到了米妮,那时候霍姆斯就想过“捕获”她,但距离太远了,时机很差。后来米妮搬来了芝加哥,霍姆斯顺势将米妮哄骗来了旅馆。

霍姆斯的新想法是把自己的大楼改造成一个旅馆,来接待世界哥伦布博览会的游客——旅馆当然不用布置得那么豪华,不过也足够舒适和便宜,能够吸引到一些特定的人,也让霍姆斯有充足的理由来购买一份大型火灾保险:他打算在博览会结束后烧掉房子,获得赔款,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开心的小福利,可以借机毁灭那些可能留在屋子隐藏的储存室中的多余“材料”。

我也便试探着往低了说,就算低到比她还低,顶多落个没诚信的恶名罢了,反正我也不认识她。看着她满怀期待的脸,我少说了10分:“142。”

一周之后,面试资格确认。在人社局门口,我一次次被拦下,手里接了一堆面试培训广告、公考考试宣传单。刚好遇到了前一天采访过我们蛋糕店的报社记者李建,他把我拉到一边说:“曹店长,你千万别图这个方便,留下手机号,此后就会有无数的电话追着你。”

确认完面试资格,李建还在大门外等我。一同冲出舌灿莲花的包围圈,他约我去喝杯咖啡。乐得有个人交流经验,我答应了。

自从停电风波开始,健身房的声明我没少看,来来去去都是那套说辞。但这次的声明似乎可以解释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大意是说健身房的某股东因为自己的“不当行为”,已经被公司撇清关系,公司与该股东的债务纠纷已经在走法律流程了。

直到有一次我拿到工资表,赫然看见倪虹被列入了“停薪留职人员”的名单,才知道倪虹“出去闯”了。那一年,团里停薪留职的人员陆续有近40人,有的出去打工,有的加入了卖保险的行列,有的甚至被骗入传销窝点。

4月初的一天,我和阿d出了宿舍,发现西区校门附近新开了一家“优围健身”。我们算了下,从宿舍走到那里,只需5分钟,如果能在这里健身,那可真是方便。我们查了下,这家健身房并非连锁店,不过,外墙上的横幅上显示它拥有专业的搏击训练场地,这在小城市的健身房里实属罕见。

社区服务中心的工作氛围很好,同事关系很融洽,都是和我妈年龄差不多的阿姨,对我照顾有加。听说了我这两年公考的经历和我妈算的卦,她们七嘴八舌地应和:“算卦这事儿,不管别人信不信,我是信的。文化街上有个写‘周易’俩字的小门脸儿你们去过吗?我在那里算的卦都应验了。”

我不怕他嘲笑我沦为封建迷信的“大妈”——不能吃皇粮能经商,又与我妈所找的高人口吻一致,都是靠生辰八字测算出来的,这还能错了?

“那你也不要上那种学费便宜、但是考不上也不退费的‘非协议班’,那种更浪费钱。找到生源就有财源,老师也就没动力好好教。还是‘协议班’吧,找亲戚朋友凑个学费,考不上马上就能还钱,考上了有工资还愁还债?”李建循循善诱。

当时,“高空车技”算是当时杂技班里最精彩、也是最复杂的一个节目,武金老师曾私下告诉我们四个人说:“你们几个要团结,争取早点把这个节目练出来,如果有外商来选节目,第一个被选中的百分之百就是这个节目。”

从6月底开始,健身房的人少了一些,我心想,些许是临近学校期末的缘故。

凯文也曾对我说,这家健身房器材虽然是新的,但是都是国产货,采购价格也贵不到哪去。我那时并没有太在意这些细节,觉得有新器材用就美滋滋了。

我崩溃到嚎啕大哭。我妈心疼地说:“咱不考了。卖蛋糕也能养活自己,卖好了咱开自己的蛋糕店。可别再遭这份罪了。”

我也是这年的大一新生,入学没多久,也在学校东区门前的连锁健身房办了张年卡,1000多元。这个健身房场地宽敞,设施完备,让我对健身热情倍增。所以,虽是对阿d的遭遇报以同情,但当时我只觉得这无非是个偶然事件,刚好被他撞上而已。

--- 站长之家相关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4 里莱珠冷网 www.cp3fash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