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莱珠冷网  >  国外  >  正文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 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时间:2019-09-11 11:1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阅读:978次

标签:a

我想起自己刚进艺校时,校长在“开学典礼”上要我们说出各自的志向,不知怎么我就说了一句,“我要刻苦练功,争取出国演出,为国争光。”

大家就嘻嘻哈哈碰杯互相祝愿走“狗屎运”,祈祷对手们跑肚拉稀、头晕失忆、迟到违规。

往后去“优围健身”的日子,我们也能看到络绎不绝来办卡的人。渐渐地,每天固定打卡的人也多了起来。对于一家非连锁的小健身房来说,这是个好兆头——稳定的客源决定了健身房的卖卡情况和私教课销售的情况,而这两个因素影响甚至决定着健身房未来的发展走向。

可是这一年,杂技班从体校新招了两个比我和倪虹的个子更小的学员,杨晓和底座的男生就常常窃窃私语。

犹豫了两天,左右权衡,我听从了李建的建议。舅舅帮我交了3万8的学费,我和李建上了同一个培训班。

李建说:“你有财运,要干就干大生意!我早替你考虑了,挣小孩子的钱最容易,开个‘婴幼之家'怎么样?学龄前婴幼儿吃穿玩学一站式服务,保证赚钱!”

1989年底,每个学员都分到了节目,我被分到了嘉佑教练指导的“转毯”:几个女生把“毯子”放在指尖和脚尖上转起来,毯子类似东北二人转的手帕,但是要更重更大一些。间或再做一些类似倒立、翻跟斗的动作,几个人配合摆造型等。

搏击区是这个健身房的一大卖点,销售一直许诺:在保证提供专业搏击教练指导的前提下,会请泰国教练过来指导教学。如此一来,搏击区上课的人数也与日俱增。

经理出来澄清,说是健身房电力使用和这栋楼其他用户发生了冲突,停电是最近整改电路导致的,还让大家“不要造谣,不然追究法律责任”。

一个月后再上考场,我没有了当初的踌躇满志,但出了考场,感觉又是“胡了”而非“糊了”,因为大部分试题,我还是答得蛮有把握。

经理出来澄清,说是健身房电力使用和这栋楼其他用户发生了冲突,停电是最近整改电路导致的,还让大家“不要造谣,不然追究法律责任”。

在我告别了演员岗位之后,倪虹先后到过越南、缅甸等地演出,回来小城的时候,就继续外出工作跑场。即使依旧在同一个单位,我与她也鲜少见面。

我口中的水瞬间喷了出去:“啥?啥玩意,7天?他们是要向企事业单位看齐吗?”

正比赛着谁的创意够“恶毒”,报考法院的刘姐接了个电话,“内部人士”透露消息:跟她同岗的第一名因为在考试报名环节作弊,被第四名举报,核查属实后取消面试资格。第四名转为第三进入面试,刘姐已经变成了第一名!

11月的一天,我刚走到电梯口,保安大叔叫住我,问道:“小伙子,你要上去健身?”

大家就嘻嘻哈哈碰杯互相祝愿走“狗屎运”,祈祷对手们跑肚拉稀、头晕失忆、迟到违规。

我想了想回答道:“应该不会吧,你看,有实力的李教他们还没走,而且还有这么多新人来办卡。”可说完我也犯嘀咕了,又补了一句:“就算要倒闭,大概不会这么快吧。”

那时我们大多数节目还未练成,尤其是大型的高空节目等。可团长也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最终决定租个专门的场地让我们用一个月的时间搏一搏。

于是,我找到了销售询问办卡事宜。销售开价780元“一年卡”,还强调“如果现在不办,未来的数月将会逐渐涨价”。相比连锁品牌健身房动辄上千的年费,这个价格对我比较有吸引力。只是我此前的健身卡,还有小半年才到期,现在开新卡着实不划算。

文科考生方面,常客专业热度10年间围绕均值多有波动,从波动幅度而言与理科热门常客专业类似,不过比较作为起点的09年与终点的18年,文科常客专业热度变化不大,更为稳定。

至于朋友说的那个小股东做假账中饱私囊的事,我们也没法去印证真伪,唯一能肯定的就是他答应送我那几个月的训练时长,最终随着健身房的倒闭,成了空头支票。

好在团长在耳幕中聚精会神拉住了我的保险绳,保险绳不能过于松,松了就等于没保险绳;也不能过紧,紧了会使整个五连环铁圈失重而倒塌。我就在保险绳的庇护下,完成了倒立、含花等一系列动作。那5分钟在我看来,像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说说笑笑,我就是不肯“就范”。李建只能刮着我的鼻子叹气:“行行行,随你吧,大不了我养你!”

一天训练的时候,阿d走过来悄咪咪地和我说:“你看那个教练,贼恶心。”

“嗯,反正这家健身房不要像你之前那家卷钱跑路就好。”我笑着打趣。

两年前我入职不久,恰逢国庆节社区文艺汇演。我身兼编剧、导演、演员,区市两级领导受邀观看演出,盛装的我站在台上主持节目,看见下面的领导交头接耳,掌声热烈喝彩不断。演出结束,区委宣传部领导问我是否愿意借调到宣传部工作,错愕之中未及反应,社区书记抢先回答:“领导,我们社区好不容易来个人才,别给我们抢走了!”

我最后一次见到李教练是在11月末,我坐在休息区,看见他从办公室走出来。我很好奇:“你不是说要离开这里了么?”——一周前,与他的闲聊时就得知他要离开这里,另谋出路。

就在我下定决心、宁愿去打工也要离开舞台的时候,杂技团的会计岗位空缺了。团领导同意试用一个月,但要求我必须拿到会计证。

确认完面试资格,李建还在大门外等我。一同冲出舌灿莲花的包围圈,他约我去喝杯咖啡。乐得有个人交流经验,我答应了。

我请了10天假参加全封闭培训。上课、吃饭、睡觉全在市中心一家三星级宾馆里,号称军事化管理,不许请假。理论加实战轮番轰炸,天天演练到凌晨2点,早晨8点又要准时坐在课堂里。

那一夜,安娜在入睡时,心脏仍因为参观世博会之旅的激动和霍姆斯给她的惊喜跳个不停。

“不考了,考不上。”我知道自己付出了多少,根本没有力气再来一次,而且一路“学霸”的我,一时真受不了这么大的挫折。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上文化课,毕竟只要不练功,就都是好的。况且每周只有一节语文一节数学,这是多么宝贵的时间。

--- 上海网园商贸有限公司进入官网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4 里莱珠冷网 www.cp3fashi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